【祈禱文】

請授予我平靜,接受我無法改變的事;
請授予我勇氣,去改變我能改變的事;
請授予我智慧,以明白這兩者的差別。

2015-10-11

活在當下

今年的生活回想起來真的好露西。

本來是希望自己能夠像露西一樣的激發出無限潛能,不確定自己的潛能到底激發出來沒有,但是能確定的是,和露西一樣突然間開始過著和過去截然不同的生活。

離開職場又回來,本來以為會去當芳療師了(但我比較喜歡叫做調香師或是香氣魔法師),但還是讓我有機會繼續在自己也喜歡的人資這份工作上再努力一下。

新的工作,一樣是在人資的領域,但不同的是開始需要出差(因為目前負責的是中部和南部兩家機構的人資業務)。和前公司有點相同的是在機構中沒有一整個人資部門,所以所有的人資相關工作都要自己處理。但也因為這樣,也讓我終於接觸到比較完整人資該懂得東西(以前都是負責人資某個部分的業務,現在變成所有部分都是自己要處理),包含在這領域工作了大約五年的時間了,我也第一次自己完整的處理了"資遣"這事情(資料準備、通報以及直接與員工面談送客)。

記得為了這事情,我休假那天的下午還要進公司,早上和妹妹吃早餐和她聊到,妹妹說我看起來好像一副很熟練,彷彿這些業務我都做過都熟悉,但是我實際沒做過啊~,很多事情對我來說我只是有概念,大概知道該怎樣,應該是怎樣,但是過去真的都沒機會讓我可以真的碰過。說真的,很多時候我都滿感謝現在這個人資主管(我現在有很多主管,總公司的人資主管是面試我&屬於我的直屬主管,但機構的最高主管以及我們所屬的最高處主管,也都算是我的上頭主管),因為他給了我這樣的機會,讓我有機會和場域發揮看看。我想對他來說用我也是種賭注吧!賭對了就賺到,賭錯了大不了再重來一次,誰知道。

但重新回到職場的我,其實是抱著和過去不同的心情。過去我把工作當成是生活中很重要的一件事情,希望在工作中得到自我認同與肯定,不管自己心裡真實的意願如何,總是把工作看的好重好重。只是當我讓自己沈澱過,我發現現階段對我來說重要的並不是工作,(暫時)沒有工作(收入)其實並不會怎樣,對我來說,現階段更重要的是家庭、是生活、是陪伴(自己與家人)。我不再想花那麼多的力氣和時間在工作上,我只希望盡量在正常工作的時間裡把事情做好,但其他的時間是我自己的,不想再為工作犧牲任何自己的生活。

其實最近的我已經開始動不動的想回到悠閒的生活中(噗,也太快倦怠了),但我會提醒自己當初為何想回去工作(原因是:在家太無聊了,所以想找點事情做又可以賺點收入,不然悠閒的一直花錢其實也是有一些壓力的),有時候停下來,想想自己的初衷,真的挺有幫助的。

現在的工作環境是在"護理之家",也就是一般人所知道的安養院、養老院這樣的機構中,因此每天距離老、病、死是比以前更接近,感觸也更多。最重要的是讓我更懂得珍惜當下,珍惜每一個陪伴,因為當你老了後會失去許多的自由,行動的自由、飲食的自由、甚至是連想和所愛的人見面的自由都沒有,如果可以選擇,我寧可健康的年輕的死去,也不想不健康的老了一直拖延。

我總會跟老公說,如果有一天我只能躺在床上,每天透過鼻胃管進食,但什麼事情都不能做,我寧可死去,因為我不希望我在這個世界上對別人一點幫助(或用處)都沒有。但我其實又會想,如果每個人來這世上都是為了完成自己的功課(或陪伴他人完成功課),那或許那些躺在病床上無法動彈的爺爺奶奶們,他們最後的這段路是陪伴他們的家人完成他們應該完成的功課,只是他們的家人孩不願意面對自己的課題,以至於這些爺爺奶奶不得不繼續拖著這樣的身子繼續活著。

但到底該完成的是什麼?在回到天堂以前我們都不見得會明白吧!

我只知道現在的自己,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,覺得重要的是什麼,因此很努力的奔跑著,不想錯過任何一刻。我希望無論我何時會離開這世界,我都能夠無悔無憾。因為在每一個當下我都盡力、珍惜及把握。

Love.


2015-08-03

羿麟工作坊-系統排列(複訓)

8/1-2,我再度參加了羿麟工作坊舉辦的家族系統排列工作坊

這個家族排列和其他家族排列不同的是,因為老師的感知,她能夠看見靈魂底層的狀態,協助大家看見問題的源頭,並結合零極限的清理,讓我們能夠用自己的意願與力量與過去和解。因此在這個工作坊中,最不需要的其實是「腦袋」的分析,但若是以零極限的看法來說,不只是這個工作坊,在我們的生命中最不需要的也就是腦袋了。不是要你不要想,而是不要將看見的事物都劃入二元對立中,一定要論斷是非對錯,只要記得心裡起了波瀾、有了情緒、感到無明不舒服,就是清理清理再清理。

記得第一次參加初訓已經是幾年前的事情了,當時的我對於現場其他同學的狀態,以及自己的「感覺」都仍停留在腦中的分析,一直在想「這是真的感覺還是我想出來的感覺?」然後對於某些體質較敏感的同學所表現的「感覺」,覺得他們根本就是「演的很誇張」(或許是因為當時自己並沒有那麼強烈的身體感受,也或許腦袋的分析阻礙了我的感受)。

這幾年中,Shanya老師一直鼓勵我回來複訓,她說複訓對同學的幫助很大,但我一直沒有回去複訓的動力。直到前陣子妹妹和我分享她回去複訓,真的很有感覺,讓我開始也有點想回去複訓看看。某一次Shanya老師和我分享了另外一個課程,但我卻覺得比起上這個課,我更想複訓,然後就跟自己說,如果八月份的複訓時間我剛好沒有安排行程,那就去上吧!結果果真就成行了這次的複訓。

這一次回去複訓,身體真的好有感覺。在協助擔任其他夥伴的生命課題中的角色時,沒來由的悲傷、莫名的顫抖、胸悶、喉嚨緊縮、持續的咳嗽、身體僵硬等,我清楚自己的身體只是個管道,協助呈現這樣的狀態,自己的身體很清楚的有自己的意識,並且有另一個感受,這樣的體驗是我初訓時所不曾感受到的。

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,在過程中我曾經協助扮演了兩個角色,一個是媽媽,一個是前夫。這兩個角色都被個案夥伴排斥在外,感到受傷難過,但當個案夥伴敞開了心,讓愛流動後,我感受到不斷地從心底湧出好多好多的愛,是那種「沒關係、沒關係、過去怎麼樣都沒關係了」的心情,我感受到我的個案夥伴是那麼深深的被愛著,然後好清楚的知道,愛真的是穿越一切最大的力量。

記得上課過程中,老師問過一個問題:「如果你明天就要離開這世界,你最放心不下的是什麼?」大部份的夥伴都說家人,我卻發現我掛心的是家裡這兩隻小貓。因為覺得其他的家人都能夠照顧自己不需要牽掛,但擔心小貓無法自己在街頭生存、擔心是否會有人好好照顧他們(後來想想,我的家人應該也是會幫忙照顧他們的吧!),於是我想,無論孩子長得多大了,父母親永遠無法放下對孩子的牽掛,就是這樣的心情吧!

前陣子某次在討論是否要生小孩的議題,Shanya老師有提過一個觀念,她說「無後為大」的意思是因為你在這世界的功課已經圓滿了,所以不會也不需要再有牽掛在這世上,我想,就是這樣的道理吧!

在排列中,會看到某些同學正在經歷和前世一樣的課題,一樣的苦,當下我的第一個念頭是上輩子已經夠苦了,為何此生還要繼續來歷練這麼苦的課題?然後馬上就明白,所以這就是我們要努力在今生不逃避每個人生的挑戰、圓滿每段關係的原因啊!如果不想此生的苦繼續到下輩子,那就好好在此生面對並穿越這一切。「面對」才不會有恐懼和愧疚,勇敢面對、信任臣服、不斷清理、直到這一切都圓滿的那一天。

還有一個收獲是,要尊重每個人所在的位置,不管是父母、公婆(這我自己加的)、兄弟姐妹、孩子(無論是否有順利出生到這世界上),每個人都能夠接受自己的命運,但唯一無法接受的是沒有被「看見」。上完課以後,我也決定好好的尊重我婆家的每個人在我生命中該有的位置,不再用腦袋去評判論斷,畢竟靈魂的相遇,就如同米粒掉在針尖上一樣的難得。

蕭妃老師也告訴我們:「智慧」是由過去的痛苦所累積而來;「能力」是因為做過很難的事情,而我們今生就是要來累積「智慧」和「能力」的。

這兩天的課程,讓我因為再次的看見而明白。對於此生的所言所行要更謹言慎行,並且更勇敢的面對今生來到眼前的課題,在今生將所有關係都圓滿,讓來生不必再受一樣的苦。



照片是今年去泰國玩時,在一個3D博物館拍的,我想表達的是,有時候我們看見的「恐懼」或許都只是幻象,勇敢的跨越,會發現人生其實沒那麼難!祝福我們大家,謝謝你,我愛你。

2015-08-01

再出發

七月底答應了一份工作,然後準備8/5正式上工。

說真的,我完全沒想到自己會那麼快的回到職場。二月底離開時,原本自己打算最多給自己一年的時間沈澱、找方向,然後經過五個多月的沈澱與學習,機會就在這個時候來到了。

五個月的時間說長不長,但卻極度的精彩豐富!3月至7月間,去了泰國、杜拜以及再一次的法國(先前是蜜月時來的),跟著芳療協會的Cindy老師幾堂講座的課、完成了NAHA 2階的學習也通過了測驗、學會了做手工皂並自己親手做了母乳皂(成功)、幫幾個朋友調了香、接觸了另一種花水晶(雅茲)、學了動植物直覺溝通、開始嘗試畫曼陀羅、終於有時間好好陪老公、偶爾煮早餐和晚餐、還有一個原本要包水餃賣卻搞砸的經驗、學會做大豆蠟、去汪咪堡代了兩次班、新學了初階的RUNES符文與占卜應用、聽了李欣頻兩天的創意講堂(整個被大大的敲了頭)、最重要的是讓自己有機會好好的抽離人間去思考與沈澱...。

許多事繞了一圈看似回到原點,但卻又更清楚自己已和過去不同。其實自己內心一直有個聲音,真正的修行是入世的修行,也就是在職場上遇到的人事物,才是讓我們歷練自己人生課題的最好地方。如果是出世跑到寺廟、深山野嶺的修行,因為沒有人的互動,當然是可以每天清心寡慾,但卻無法鍛鍊我的心智。

3年前的八月份,我也是拎著一喀大行李北上,為期不曉得多久的籌備,也不知道幾個月後能回來,但當時的離開是為了逃避與婆家的相處。三年後的八月,我再度要拎著一喀大行李北上,這次有確定回來的時間(大約上去一周~10天),並且清楚自己不是為了逃避,而是準備好的出發。

這次沒有刻意想塑造精明幹練的形象去剪短髮,打算用最放鬆最輕鬆的態度來體驗新生活的到來。在新的這段旅程裡,請自己務必記得...

啟程後,請隨時提醒自己。接下來的旅程,要用放鬆的心情好好玩,因為開心是我今生最重要的任務!HAVE FUN!

2015-06-26

寫在出發前

出發的時間開始倒數,我們也將進入長達12天的分離。

12天,看似好短,但也好長。

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身邊沒有家人和熟識朋友的旅程,對我來說是個挑戰,有點興奮,也有點忐忑。過去除了還在唸書時一次和媽媽及妹妹一起去韓國的旅行外,其餘的國外旅行幾乎都是有你陪著我。還記得第一次我們一起出國是研究所的時候一起去香港,和我的另外兩位同學同行,四個人到香港玩了四天三夜。然後隨著相伴的日子越來越長,我們也漸漸的有了一些經濟能力,加上你們公司的員工旅遊機會,我們在這個地球上的足跡越踏越遠,累積的回憶越來越多。

記得一起去歐洲度蜜月,好多的第一次,對於完全不同的風土民情那種驚訝與感動,但有你在身邊,我很安心,雖然說在法國時有一度我們差一點迷路,但每次的旅程有你的陪伴,都讓我可以不帶腦袋的出發。這次少了你,我有記得把自己的腦袋帶著。

也許是少了你的同行,旅行前的興奮感少了許多,明明今天要出發的是好遠好遠的法國,中間還會停留沒去過的奢華沙漠-杜拜。但我的心情卻異常平靜,就好像只是要去出差一樣。也謝謝你的成全,讓我在各方面都能夠無後顧之憂的出發,謝謝你很多很多。

我期待這趟旅程能夠讓我帶著滿滿的收獲回來,期待回來的我就像一個全新的我,脫胎換骨,更清楚自己往後的人生方向,對於前進的路有更多創新的點子與想法。

謝謝你,也謝謝我的家人,我的父母還有妹妹。
也謝謝我最好的朋友琬婷,一個沒有血緣關係,卻和家人一樣親密的人。
這一路走來,謝謝你們總是那麼支持我的每個決定,當我很好,你們總是比我還開心;當我狀況不佳,你們也從來不離不棄的支持著我,照顧我。

我對這趟旅行的定位是一個蛻變,把自己推向更高的視野,張開自己更多的感官,接收不同的文化衝擊,再融合回自己的原廠設定中,然後成為一個全新的自己,做好全然的準備,開始往人生的下一階段前進。

我愛的你們,等我回來。
我會好好照顧自己,我會健康平安的歸來。

love you.

2015-06-17

武裝

總是拼了命的笑著、跑著,彷彿想證明什麼一樣。

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?
證明自己是比別人優越的?
證明自己值得這些生命給的美好禮物?

只是,為什麼需要證明這些?
又或者,是為了證明給誰看?

為了證明些什麼,只好把壞的、難過的、痛苦的、醜陋的⋯通通都給隱藏起來,然後明明不是那麼幸福,卻只好假裝很幸福,假裝自己是與眾不同的。

本來就是與眾不同的,為什麼還需要證明和假裝?

真的幸福嗎?
真的像自己想像的那樣,無話不談,沒有距離嗎?

因為假裝了太久,當發現原來不是真的那麼幸福,原來還是存在著距離,原來以為彼此是腳步重疊著前進,卻發現終究是平行線⋯,那種孤單的感覺就變得更加的強烈。

你明明就躺在我的身邊,我卻發現我的世界裡原來只有我自己。
這種孤單,更孤單。

我的世界很小,容不下那麼多人。
你的世界很大,好多人擠在裡頭。你總是像個好客的老闆,熱絡的招呼著每個進到你世界裡的客人,一會兒這個人找你,一會兒哪裡又有人需要你,我卻總是坐在角落靜靜的看著你,彆扭的待在這個有你的世界裡,只為了能多看你一眼。偶爾你會回頭看看我,但就像看著其他人一樣,因為怕你太累,所以不想打擾你,自己努力的安頓好自己,持續的待在這個我無法融入的世界裡,只為了這裏有你。

偶爾在夢境裏,我夢見了我和你再也沒有關係。我和你的名字不再連結在一起,我只是怔怔的看著你,那個變得好陌生的你。然後所有的記憶彷彿是場夢,就像發生過的一切只是一場電影,曲終人散,燈亮了,我們終於回到了現實世界裡。

我的世界很小,座位很少,如果你想來,請自己前來就好。
太多的人會破壞這裏的平衡,加速這裡的耗損,然後它將會提前枯竭毀滅。

你的世界或許是個旅店,是個酒樓,總是高朋滿座,喧騰熱鬧。
但我的世界只是間小書店,一次只能容納三三兩兩的人前來,安靜的相互陪伴。